首 頁   |   法律文書公開   |   隊伍建設   |   檢察文化   |   檢察風采   |   圖片新聞   |   檢務公開   |   檢察視頻   
當前位置:首頁>>法律文書公開
拾得他人信用卡并在ATM機上使用的行為不宜籠統定性為信用卡詐騙罪
時間:2014-11-15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大寧縣檢察院   程振綱

  案情:

  2013年8月,張某因急需5000元到某縣信用社ATM機上取錢。王某在ATM機上取錢離開后,張某看見ATM機顯示屏上顯示“是否”繼續字樣。這時,張某發現王某并沒有將自己的信用卡取走,于是張某根據ATM機屏幕的提示操作,將王某信用卡內剩余的7500元現金全部提出,并將信用卡一并帶走。后公安機關根據案發時監控視頻資料將張某抓獲。

  分歧意見:對于張某的行為應如何定性,有兩種不同的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張某的行為構成信用卡詐騙罪。根據2008年5月7日起實施的《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拾得他人信用卡并在自動柜員機(ATM機)上使用的行為如何定性問題的批復》規定,拾得他人信用卡并在自動柜員機(ATM機)上使用的行為,屬于刑法第196條第1款第(三)項規定的“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情形,構成犯罪的,以信用卡詐騙罪論處。張某明知是王某丟失的信用卡,仍在拾得他人信用卡后,在柜員機(ATM機)上取走王某信用卡內剩余的現金,其行為屬于刑法對冒用他人信用卡規定的情形,故應認定為信用卡詐騙罪。

  第二種觀點認為,張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張某發現王某丟失信用卡后,并沒有及時提醒王某,而是根據柜員機(ATM機)屏幕上的提示操作將其信用卡內現金取走。以上可見,張某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該筆現金的目的,客觀上其通過柜員機(ATM機)提示操作秘密將王某信用卡內現金盜走,其行為完全符合盜竊罪的構成要件。

  評析: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理由是:

  一、實行行為性質是確定犯罪性質的根據。拾得他人信用卡的行為,因信用卡本身具有保密功能,非法占有信用卡并不能直接占有他人財產,拾得信用卡本身并不能直接獲取財物。如何定性需要依據后續的行為進行分析定性。張某真正侵犯王某財產的行為是其依據柜員機(ATM機)屏幕上提示操作的行為。從案情來看,王某是在輸入密碼提取現金后丟失的信用卡,而此時王某信用卡內的現金處于一種“開啟”狀態,即對于不特定的多數人來說,誰都可以依據柜員機(ATM機)屏幕上的提示操作秘密盜走王某信用卡內剩余的現金。從上可知,張某按照柜員機(ATM機)提示操作秘密提現的行為,是導致王某的可支配債權減少的直接原因。故對張某的行為不宜認定為信用卡詐騙罪。

  二、侵犯法益性質是界定犯罪性質的參照。信用卡詐騙罪侵犯的主要法益是信用卡管理、發放、使用秩序,信用卡交易安全和金融市場經濟秩序。張某在柜員機(ATM機)上拾得他人信用卡,并按照柜員機提示操作的行為,侵犯的只是王某對信用卡的使用權和信用卡賬戶內金融機構許可使用的資金安全,是金融機構與持卡人協議下的持卡人可以自由實現的債權,并不會影響到信用卡的發放、管理和使用秩序,也不會侵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

  三、犯罪手段實質是評價犯罪性質的依據。信用卡詐騙只是一種以信用卡為特定手段的特殊詐騙。詐騙罪的本質特征是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他人占有的財物。本案中,王某將自己的信用卡插入柜員機(ATM機)并輸入密碼,柜員機(ATM機)根據既定程序認讀了卡號與密碼一致,這時就意味著信用卡使用者可以按照金融機構的規定進行交易,也就不存在金融機構被騙的問題。張某在ATM機上拾得王某信用卡,也沒有對王某實施欺騙行為。既然金融機構沒有被騙,王某也沒有被騙,那么張某提現的行為就不是詐騙的問題。張明楷教授認為,冒用他人信用卡,只限于對自然人適用,在機器取款的,成立盜竊罪。張某提取現金起實質作用的是盜竊手段,故張某的行為應成立盜竊罪。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對張某的行為認定為盜竊罪更為適宜。

  聯系電話:18649575070(13734062182)

檢察要聞
權利義務公開
辦事指南
案件流程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山西省大寧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大寧縣新城區外環路
電話:0357-7722757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1號
技術支持:正義網

晉公網安備 14103002141035號

天津快乐10分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