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法律文書公開   |   隊伍建設   |   檢察文化   |   檢察風采   |   圖片新聞   |   檢務公開   |   檢察視頻   
當前位置:首頁>>法律文書公開
從一則案例淺談尋釁滋事、聚眾斗毆與故意傷害的區別
時間:2014-11-15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大寧縣人民檢察院  張文斌

  一、案情簡介:

  2009-2012年間,犯罪嫌疑人馮某曾糾集同案嫌疑人張某、王某等人(當時均為在校未成年學生)多次使用暴力或用暴力相威脅向在校學生索要零花錢;2011年10月11日,犯罪嫌疑人馮某因瑣事與靳某、賀某等人發生摩擦,隨后糾集張某、王某前來幫助打架。毆斗期間,張某使用菜刀將靳某頭部砍傷;2012年4月8日,犯罪嫌疑人馮某之父因宅基地使用權糾紛與被害人李某產生矛盾。隨后,馮某通過電話糾集辛某、張某、王某前來毆打李某。經鑒定,被害人李某的損傷構成輕傷。

  公安機關以馮某、張某、王某涉嫌故意傷害、聚眾斗毆,辛某涉嫌故意傷害向檢察機關提請批捕四人。

  二、爭議問題

  案件的爭議焦點在于:關于馮某等人行為的定性,究竟是構成故意傷害罪、聚眾斗毆罪還是尋釁滋事罪?

  第一種意見認為,馮某等人的行為在客觀方面表現為在街道這樣的公共場所糾集多人結伙斗毆,并且使用了兇器,其主觀方面也有無事生非、好勇斗狠的故意。所以馮某等人的行為完全符合聚眾斗毆的構成要件,應認定為聚眾斗毆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馮某、辛某、張某、王某等人在主觀上因瑣事與他人發生爭執,無理取鬧、挑釁發憤,三人均以滿足他們的精神刺激為動機。從客觀上說,馮某等四人在公共場所無事生非,使用兇器砍傷他人,符合我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在犯罪客體上,三人侵犯了正常的公共秩序,符合尋釁滋事罪的犯罪構成。因此,馮某等四人均應構成尋釁滋事罪。

  第三種意見認為,在李某被傷害一案中,馮某等四人的行為具有侵犯他人身體健康權的故意,客觀上對特定的對象進行毆打,損害了他人的身體健康,達到了輕傷損害,根據主客觀相一致原則,馮某等人的行為應構成故意傷害一罪;在其他案件中,馮某、張某、王某具有尋釁滋事的故意,其行為系追求精神刺激,出于耍威風、出風頭的動機,且被害人靳某等人的行為系正當防衛,應認定馮某三人構成尋釁滋事罪。

  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即馮某、張某、王某構成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二罪,辛某構成故意傷害罪一罪。

  三、具體分析

  (一)從犯罪的主觀方面上看

  聚眾斗毆的動機一般或是為了爭霸一方搶占地盤,或是團伙間相互報復、打壓異己,或是為了顯威揚名而置國家法紀和社會公德于不顧,其目的是通過斗毆恐嚇、傷害對方。本罪的主觀故意以“爭霸”、“報復”為重。

  尋釁滋事的動機一般也含有顯示威風的成分,但更多的則是肆意挑釁、無事生非的意識,目的是為了尋求精神刺激獲取某種精神上的滿足,主觀意識以無明確目的為重。

  故意傷害的動機則較為復雜,但往往是由明確的事件引起,其目的也是單純的為了傷害他人,主觀故意具有針對特定對象的特點。

  在上述案件中,犯罪嫌疑人馮某糾集他人毆傷被害人李某是有明確起因的(宅基地使用權糾紛),并不是無事生非,也不存在叨擾滋事的主觀目的,因此不宜認定為聚眾斗毆或尋釁滋事。此外,聚眾斗毆是雙方行為,筆者認為只有當至少一方有斗毆故意且明知、推想或假想對方也有斗毆故意并毆打對方時,方可成立聚眾斗毆罪。在前述案例中,靳某、賀某等人聚集在一起并非為了斗毆,更不知曉馮某等人的傷害目的。因此在靳某被傷害一案中,不宜認定犯罪嫌疑人馮某、張某、王某構成聚眾斗毆罪。

  (二)從犯罪的客觀方面看

  聚眾斗毆大多表現為不法集團或團伙之間出于報復、爭霸,成幫結伙的大規模毆斗,這種斗毆往往人數眾多,事前也有一定準備,甚至攜帶兇器。聚眾斗毆不但破壞公共秩序,而且極易造成人身傷亡,甚至會造成無辜群眾的人身、財產損失。這一類斗毆行為具有明顯的殘忍手段、較大的規模且行為后果難以計料的特點。

  尋釁滋事則表現為隨意毆打、追逐、攔截、辱罵他人,強拿硬要或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且上述行為必須達到法定的情節惡劣或造成后果嚴重,方可構成犯罪。由此可知,行為人的犯罪行為必須具有手段相對固定,行為目標不確定及無明確理由、無特定目的等特點。

  故意傷害則客觀表現為非法損害他人身體健康,且具有目標確定、目的特定、行為人追求傷害后果的特點。

  在李某被傷害一案中,犯罪嫌疑人馮某等人的行為在案情上看,達不到殘忍程度,但造成輕傷后果,因此與故意傷害罪的客觀方面最為相宜。

  (三)從犯罪的主體上看

  三罪的主體基本一致,均是具有刑事責任能力的自然人,但聚眾斗毆罪的處罰對象是首要分子和積極參與者。在三罪定性模糊情形下,筆者認為行為人的一貫表現也應作為定性的參考因素之一。如同樣是處于報復動機而毆斗的,若行為人一貫表現良好,這種有起因的聚眾毆斗應視為定性為故意傷害案件。因為這類人一般并非為了逞強斗狠、顯威揚名的目的,而是單純的傷害。

  本案嫌疑人辛某平素表現一貫良好,只因一時逞強參與了馮某等人的斗毆行為,不能據此認定其侵犯了社會公共秩序。認定其構成故意傷害更為適宜。

  (四)從犯罪的客體看

  聚眾斗毆罪、尋釁滋事罪侵犯的客體均是社會公共秩序,故意傷害罪侵犯的客體是他人的身體健康權。認定犯罪侵犯的是何種客體,應根據行為人的主觀心理及客觀行為綜合認定。若行為人處于一個明顯單純的傷害目的,有針對性、有限度地聚眾毆斗,出現傷害之后,應認為侵犯的客體是他人身體健康權,應認定構成故意傷害罪。而對于那些多發生在公共場所的聚眾斗毆,往往在同時造成對公私財物和公民人身權利的侵犯,其行為實質是公然藐視國家法紀和社會公德,對社會的挑釁,侵犯的客體是正常的公共秩序。

  在前述案例中,雖然被害人被傷害的地點均發生在公共場所,但鑒于公共秩序與社會秩序概念的抽象化,若機械理解聚眾斗毆罪與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必然會導致其喪失應有的機能。筆者認為尋釁滋事罪中規定的“隨意毆打他人”的類型所保護的法益應是與公共秩序相聯系的個人的身體安全。正因如此,李某與靳某被傷害案中對犯罪嫌疑人的定性會出現不同。李某是由于與行為人在日常交往中發生矛盾,繼而被傷害,靳某則是行為人隨意毆打的被害人。在李某被傷害一案中,認定馮某等人構成故意傷害罪比較適當;在靳某被傷害一案中,認定馮某等人構成故意傷害罪最為相宜。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在上述案件中認定,馮某、張某、王某構成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二罪,辛某構成故意傷害罪一罪更為適宜。

  2013年5月7日

檢察要聞
權利義務公開
辦事指南
案件流程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山西省大寧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大寧縣新城區外環路
電話:0357-7722757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1號
技術支持:正義網

晉公網安備 14103002141035號

天津快乐10分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