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法律文書公開   |   隊伍建設   |   檢察文化   |   檢察風采   |   圖片新聞   |   檢務公開   |   檢察視頻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風采
過分追求輕刑率與不捕率勢必弱化偵查監督職能
時間:2015-04-29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大寧縣人民檢察院 張文斌

捕后判輕刑案件是指檢察機關批準或決定逮捕后,經人民法院依法審理,被告人被判處管制、拘役、緩刑、單處附加刑或免于刑罰的案件;不捕案件是指檢察機關對公安機關提請逮捕的犯罪嫌疑人作出不批捕決定的案件。輕刑率過高與不捕率過低是逮捕措施濫用的結果,這不僅不符合刑法謙抑性原則與寬嚴相濟的刑事司法政策,也會增加訴訟成本,造成司法資源的浪費。近年來,各級檢察機關在慎用逮捕措施,準確把握逮捕條件上作出了積極的努力。在實踐中,輕刑率與不捕率已成為衡量各級偵監部門辦案質量的重要標準。但我認為,過分追求輕刑率與不捕率勢必會弱化偵查監督職能。

(一)不利于發揮檢察機關打擊犯罪的職能

打擊各類刑事犯罪是檢察機關的首要任務。偵監部門在辦理審查逮捕案件的過程中,特別是在辦理自偵案件與經濟犯罪案件時,承辦人員往往要面對卷軼浩繁的案卷材料,對于那些拿捏不準的證據材料,面對年底考評的壓力,基于規避風險的需要,可能會做出不捕的決定。但這些案件不排除在實際上需要逮捕的情形。這類案件的存在,顯然不利于發揮檢察機關打擊犯罪、保護社會的職能。

(二)弱化檢察機關對公安機關的監督職能

檢察機關對公安機關偵查活動的監督主要體現在批捕階段對公安機關移送案卷、證據材料進行審查的過程,實踐中也存在大量采取措施而未報捕的現象,這部分案件很大程度游離于檢察機關的監督之外,過分追求輕刑率與不捕率在客觀上造成這類案件的增多。以我院為例,受制于國家級貧困縣的實際情況,案件來源十分有限,我院在逐年提高不捕率的同時,受理案件量也在逐年下降:2011年我院偵監部門受理公安機關移送的審查逮捕案件尚有31件,到2014年我院僅受理審捕案件14件。究其原因,除社會治安情況日益好轉之外,部分原因是公安機關的承辦人員認為犯罪嫌疑人可能被判處輕刑,就選擇進行直訴。而實際上,作為偵查機關的公安機關缺少對案件判決情況的預測能力,僅憑辦案人員的主觀判斷是否進行直訴,并不科學。

未報捕案件的增多,明顯不利于偵查監督職能的發揮。根據我院的調查走訪,未報捕案件存在著刑事拘留延長隨意化、犯罪嫌疑人訴訟權利得不到充分保障、案件終結慢、積案多等問題。以上問題可能只是公安未報捕案件中存在問題的冰山一角,但在缺乏檢察機關的有效監督的情況下,無論是哪方面的問題,都可能導致偵查權的濫用,為權利尋租創造空間。

(三)不利于發揮逮捕措施應有效果

逮捕措施作為最嚴厲的強制措施,其對訴訟活動順利進行的保障作用不可忽視。特別是部分案件當事人是外地人,在本地沒有固定住所,也不符合取保候審條件,為保證訴訟活動的順利進行,往往只好適用逮捕措施。在這種情況下,即便事前雖可預知判處輕刑的結果,但為保障刑事訴訟順利進行、維護社會和諧穩定仍需批準批捕。

以我院辦理案件為例,在最常見的盜竊犯罪中,近三年來,有超過70%涉嫌盜竊的犯罪嫌疑人來自外地或本是本地人但經常居住地已變更的。部分這類案件盜竊數額剛達到立案標準,在批捕階段也可預測可能判輕刑,但是從保障訴訟的角度出發只能逮捕。也有一些本地人,小偷小摸數額不大,但是早已遷居他處,在本地沒有固定住所,不適宜采取取保候審等強制措施。這些情況不會對法院的審判造成實質性的影響,但卻是偵監部門需重點考慮的因素。若因為可能判輕刑而不捕使得這些嫌疑人不能按時到案,那便是對涉嫌犯罪者的縱容,更是對訴訟活動的不負責任。

(四)過分的追求輕刑率與不捕率不符合辦案現實

在司法實踐中,影響批捕的因素還有很多,如基于維護地方安定和諧的需要、批捕后當事人和解、法檢兩機關對部分案件認識不一致等。

仍以我院辦理案件為例,在常見故意傷害案件中,對于“可捕、可不捕”的輕傷害案件,如果做出無逮捕必要的不捕決定,不懂法的群眾,特別是被害人一方,可能會認為是“人情案”。無論我們采取何種其他強制措施,群眾都認為“從看守所放出就是包庇犯罪份子”,很可能使被害方的情緒激化。雖然在實踐中堅持對這種案件實行不捕的雙向說理機制,但仍存在著群眾因不滿不捕決定而上訪的情況。

當事人在批捕之后刑事和解在是輕刑率高的另一原因。審查逮捕期間,經常有當事人提出和解要求,偵監部門一面要化解社會矛盾,為當事人創造和解提供便利,一面又要對和解進行監督,但批捕期限僅有7天,這使得刑事和解在批捕環節難以實現。在故意傷害案件和交通肇事案件中這種影響尤其明顯:雙方當事人正在協商賠償,或犯罪嫌疑人正在設法籌錢,又或者被害一方要求的賠償費過高,雙方沒能達成和解,到了案件起訴或判決時,當事人達成了和解協議,但在案件統計時,卻造成了偵監部門不捕率低、輕刑率高的現象。

刑訴法賦予批捕環節的自由裁量空間較大,承辦人員難以準確把握,即使是不同的承辦人在認識上也存在分歧,加之法檢兩機關之間對一些案件認識不一致,法院對輕刑的適用比率在逐年走高,特別涉及賠償或者罰金的案件,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而適用緩刑的比例很大。這種情況偵監部門無法控制,只能按照一個較為客觀的標準進行審查案件,也是造成不捕率低、輕刑率高的原因。

重視輕刑率、不捕率的本意是提高辦案質量、減少不必要的審前羈押,這本是檢察機關應有之義,但過分的追求輕刑率與不捕率不僅不符合現實情況,而且會弱化檢察機關的監督職能,影響一線辦案人員的辦案積極性。為此,檢察機關在實踐中必須準確把握監督職能,客服片面性,從而真正做到公平正義。

 

 

 

 

 

檢察要聞
權利義務公開
辦事指南
案件流程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山西省大寧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大寧縣新城區外環路
電話:0357-7722757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1號
技術支持:正義網

晉公網安備 14103002141035號

天津快乐10分规律